【雅昌快讯】嘉德秋拍:最贵钧瓷诞生!明初钧窑天青釉花盆48875

  原标题:【雅昌快讯】嘉德秋拍:最贵钧瓷诞生!明初钧窑天青釉花盆4887.5万元成交 (雅昌艺术网讯)

  原标题:【雅昌快讯】嘉德秋拍:最贵钧瓷诞生!明初钧窑天青釉花盆4887.5万元成交

  (雅昌艺术网讯)2018年11月20日晚,中国嘉德2018秋拍“供御—宫廷瓷器及古董珍玩”在嘉德艺术中心举槌,本场共97件精品上拍。其中,被称为“拍卖史上最重要钧窑瓷器”-明初钧窑天青釉花盆现身拍场,作品以估价待询形式上拍,2000万元起拍,2019年白姐先锋诗!得到场内委托与现场买家激烈竞价,加至2500万元,破3000万元大关,两位电线万高价叫出时,赢得场内一片掌声。经过近10分钟的鏖战,此件钧窑花盘最终以425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4887.5万元成交,一举突破200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释出的“明15世纪钧窑天青釉仰钟式花盆”3952.75万港币的价格,刷新钧窑的拍卖纪录。

  花盆尊式,撇口,束颈,鼓腹,圈足,厚胎厚釉,施釉及底,裹足刮釉。器身通体呈天青色调,器腹及内底泛出淡淡海棠紫晕,口沿及足墙外侧釉水稀薄处,浅现胎骨色,底足施釉极薄,视为橄榄绿色。器底于入窑烧制前刻“六”字款(已磨),乾隆朝时加刻“建福宫 凝晖堂用”殿阁款。

  作为官钧窑的代表象征,器物底部会有从“一”到“十”中的某个汉写数目字,数字代表的含义是,数目越大,尺寸越小。嘉德秋拍的这件钧窑花盆器底下刻“六”字款,属中等大小。

  此件花盆在出色的外形下,更有着来自明清两代帝王和近现代收藏大家近六个世纪的递藏传奇。这件钧窑天青釉花盆最早记录是美国纽约的Frank Caro,他是著名古玩商卢芹斋(C .T. Loo, 1880-1957)的继承人。

  之后,这件钧窑花盆成为了美国20世纪伟大收藏家亚瑟·M·塞克勒博士庞大收藏体系的一份子。1960年代里,赛克勒与哥伦比亚大学的联系非常紧密,至少出借了3000余件藏品用于展览及古代近东艺术系的课程教育。本件花盆参加的1965年展览,即为赛克勒在哥伦比亚大学做的最后一次藏品个展。1987年在以色列耶路撒冷,这件钧窑花盆又出现在塞克勒收藏大展中。

  赛克勒之后,这件钧窑花盆被英国著名古董商埃斯肯纳齐(Giuseppe Eskenazi)收藏。2013年他举办了重要的钧窑大展,本次拍卖的天青釉花盆荣登了大展出版物的封面,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钧窑瓷器产于河南省禹州,其品种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以盘、碗、碟等为代表的实用钧瓷。另一种则为钧窑花器,一般称为陈设类钧瓷或“官钧”,以表明其宫廷用器的身份,本次秋拍的这件天青釉花盆即为此类。

  陈设类钧瓷作为花器使用的例子在明代的宫廷及文人画中时有所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明人十八学士图》中就画有两只孔雀在种于天青釉花盆的松柏间踱步,旁边则是由山石和牡丹组成的盆景,以及植有菖蒲的钧窑玫瑰紫釉花盆。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北京故宫)的吕纪、吕文英绘《竹园寿集图》中,也可见到种植着菖蒲的钧窑花盆的例子。

  本次拍卖的这种尊式钧窑花盆,在明清两代宫廷及文人绘画中,内种植物均为菖蒲。再加之花盆体积较为小巧,想来与置于庭院中相比, 此种花盆更应为文房室内用,正如上述两幅画作中描绘的一样,只有在特别的文士庭院集会时,才会搬至室外,增添情趣。

  与本次拍卖的钧窑花盆同器型且同刻“六”字的例子有五例,其中三例为天青釉,另外两例为海棠紫釉。天青釉例一,与本次拍品于2013年共同展出于埃斯肯纳齐(Eskenazi)亚洲艺术周钧窑大展;例二,大维德(Sir Percival David)于1937年购自山中商会,现展于大英博物馆;例三,底刻“建福宫 敬胜斋楼下用”,是除本次拍卖的钧窑花盆外唯一一件刻有殿阁款的“六”字款尊式花盆,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另两例海棠紫釉的,分别保存于哈佛大学赛克勒美术馆,及故宫博物院(北京故宫)。公私收藏中,刻有“建福宫 凝晖堂用”的钧窑花盆,仅有一例,为一玫瑰紫釉四方式花盆,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查阅全世界公私收藏,紫禁城内放置陈设类钧瓷的地点有三:建福宫、养心殿、重华宫。

  乾隆皇帝酷爱收藏,在其执政的六十年中,他曾为了自己的古代书画收藏,变更了三座紫禁城的殿阁名称:一为养心殿的“三希堂”、其二则为建福宫花园内静怡轩的“四美具”、其三就是同在建福宫花园的凝晖堂中的“三友轩”,这三间房中贮藏有乾隆皇帝书画收藏中最重要的十幅。除乾隆皇帝日常居住的养心殿外,独存六幅画作的建福宫花园在他心中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