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管家刘士余:在农行提出的要求都已基本实现

  从调任农行掌舵人到出任证监会主席,虽然刘士余执掌农行不到一年半时间,但他说过的话、提出的要求,如今都已基本兑现。公开资料显示,刘士余1996年调入人民银行,在央行的这18年里,先后历任银行司副司长、银行监管二司司长、央行办公厅主任、央行行长助理、副行长。

  2月19日午后,北京街头天气寒冷。身穿长款黑色大衣的农行前董事长刘士余出现在北京市行政副中心通州,一口气连看了5个园林绿化项目。“行政办公区内现有几座医院?如果配齐先进的医疗设施,项目资金缺口还有多少?”他不断询问着现场的各种情况。

  但在稍后召开的北京市行政副中心建设发展基金启动仪式上,刘士余突然着急起来,在接到赶往国务院参加重要会议的通知后,刘士余只做了简短发言,便匆匆离去。翌日上午,新华社发布消息,刘士余出任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职务。

  从历任证监会主席履历背景看,自周小川时代起,5位证监会主席均遵循着从央行副行长,到专任四大行负责人,再出任证监会主席的轨迹。刘士余也不例外,从央行到农行再到证监会他用了20年。如果进一步将刘士余与现任银监会、保监会两位主席、项俊波对比,更不难发现、项俊波也都先后在央行、农行任职,刘士余证监会主席这一角色的转变,使当前“三会”主席的履历高度相似。

  但业内人士也指出,刘士余角色转变之快有些始料未及,如果对比上一次证监会交接班,当时肖钢接替郭树清出任证监会主席时,是在当年“两会”结束后的3月19日才正式宣布。此外,刘士余没有任何在证券市场的供职经验也让很多人颇为担心。

  每逢证监会主席人选更换,卸任的一位总会受到一番质疑,新上台的则被抱以无限期望。此轮证监会主席交接班也不例外,就连刘士余的名字也被股民改编为“牛市雨”,似乎会给股民带来好运。

  但实际上,证监会易帅后,等待新掌门刘士余的,是未竟的改革事业。在经历去年夏天的剧烈震荡之后,A股市场依然敏感,随着双向开放推进,资本市场监管也更加复杂。值此重要时刻,如何平衡好市场稳定与改革推进这些难题,是新任“管家”刘士余的一大挑战。

  翻开刘士余的简历,其上一站农行的经历至关重要。2014年10月,刘士余调任中国农行,任党委书记。2014年12月开始,刘士余兼任中国农行董事长。

  四大银行中,农行由于在县域经济中扎根较深,近年来受利率市场化以及互联网金融冲击相对较小,业绩涨幅较为稳定,但面临的挑战也较大。刘士余要带领这家大行进一步创新,需要很大的智慧和魄力,农行内部人也充满期待。

  “低调、务实,属于实干派。”农行内部人士对刘士余的评价高度统一。一位总行某业务部门负责人表示,刘士余很有担当。而分行层面,一位农行分行副行长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感觉刘士余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从调任农行掌舵人到出任证监会主席,虽然刘士余执掌农行不到一年半时间,但他说过的话、提出的要求,如今都已基本兑现。

  在调任农行之初,刘士余曾在2015年1月底的内部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三点要求:一是继续强调了三农金融服务;二是提升城市业务竞争力,包括对公业务的支柱功能和零售业务的战略基石作用;三是提高跨境、跨市场的金融服务水平。

  虽然农行2015年年报尚未披露,但从近日农行内部评选出的该行2015十大新闻看,目标与结果可以从大事记中逐一找到答案:首先,大力推进金融精准扶贫方面,截至2015年末,农行贷款余额达5907亿元,比2011年初增长128%。刘士余领导下的农行在发展的同时并未放松对农村和农户的支持。

  其次,2015年10月7日农行“蓝海工程”(Blue Ocean Engineering)四期成功投产,自主研发的新一代核心业务系统建设工程全面收官。这一内核升级在银行业中难度巨大,特别是在互联网金融冲击银行传统业务的2015年,农行这一“换芯”行动,吸引了业内广泛关注。

  最后,2015年10月底农行在伦敦上市中资金融机构首单10亿美元的绿色金融债券成功发行。作为中资金融机构在国外发行的首单绿色债券,也是亚洲发行体发行的首单人民币绿色债券,刘士余指出,此举既是落实中英经济财金对话政策成果的具体体现,也是中英金融机构共同合作,支持绿色产业、联合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做出的实际行动。

  根据2015年农行三季报,该行实现净利润1533.7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0.57%。虽然该行2015年全年成绩单尚未交出,但在利率市场化与互联网金融双重冲击下,农行在2015年前三季度基本保持了增长的态势。此外业内人士还指出,随着刘士余这位互联网金融专家到来,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他也带给农行诸多变化。

  2015年4月,农行升级了B2C平台掌上银行3.0,融入了消费电商和社交即时分享功能。农行内部人士表示,推出的“掌上银行3.0”将作为农行互联网金融战略中未来B2C核心平台。

  对于银行发展互联网金融,刘士余有不同于其他银行家的看法。2015年6月,刘士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银行设立互联网金融事业部或子公司并不成熟,在现行银行框架下,一旦出现风险暴露,母公司要对事业部提供无限担保责任。银行设立子公司虽然可以隔离风险,但二者应该是功能协同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

  刘士余的务实还体现在他喜爱一线调研上。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刘士余来到农行的不到一年半时间里,曾先后前往建三江、清远、衡水、饶阳、海西等多地参加调研考察。

  2015年3月,时任农行董事长的刘士余来到清远考察时指出,农行一定要尽快实现“惠农通”助农取款服务点覆盖每一个中心村,加快金融服务站的使用,进一步完善村镇地区的金融服务环境。“刘士余和农户代表说话时不快也不慢,能和他们十分幽默地聊很久,而且不是那种官话。”一位全程陪同刘士余在清远调研的农行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忆道。

  也有分行人士指出,虽然接触不多,但这位曾经的农行一把手很为下面人着想,这其实也与刘士余在央行时给公众的印象吻合。根据媒体早前引述相关人士的话指出,刘士余在担任央行副行长期间也善于平衡和协调各方面利益关系,“情商比较高。”

  今年1月底,农行北京分行爆发票据风险,有媒体援引农行内部人士的话指出,刘士余震怒,要求严查十家省分行,一旦发现违法违规现象将从严、从重、从快处罚。一位农行内部员工回忆自己参加总行警示教育视频会时对刘士余的印象是“该狠的时候狠,很有些疾恶如仇的性子”。

  在调任农行之前,18年央行的工作经验早已把刘士余打造成金融专家,有中国互联网金融“大家长”之称。

  公开资料显示,刘士余1996年调入人民银行,在央行的这18年里,先后历任银行司副司长、银行监管二司司长、央行办公厅主任、央行行长助理、副行长。

  2002年,人民银行开始分拆,分拆出的银监会在2003年4月正式成立。之前任银行监管二司司长的刘士余留任,出任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2004年7月升任行长助理,先后分管金融稳定局、金融市场司、条法司、支付司和部级协调等人民银行的核心部门。2003年11月,国务院成立了国有商业银行股改领导小组,由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黄菊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央行行长周小川担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士余任办公室副主任。国有五大银行改革、重组、上市顺利推进。

  一位金融机构高管曾表示,国有银行改革周小川出战略、出思想,刘士余则是重要的执行者。

  刘士余从央行调任农行其实不难理解。其在中国人民银行银行二司时期,曾主管股份制银行,参与处置当时的城市信用社的风险和农村基金会挤兑风险;2005年后农行启动改革方案,刘士余是直接分管农行的央行领导。

  兴业银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中国“三会”主席都来自农行,可能与农行发展史和上市过程有关,农行的上市一定程度上是作为大型国有银行市场化改革的收官之战。过去由于农行主要经营农村领域的贷款,网点多、人员多,在四大国有银行中,农行的资产质量并不出色,但中央希望农行在上市时能够打得漂亮, 所以为了推动农行的改制上市,将很多尖兵都集中到农行。

  刘士余便是其中的尖兵强将之一。曾任央行副行长时刘士余的办公室背书架上摆满各类经济类书籍,《最新国际金融工具》等金融类书籍与WTO等经济类书籍一字排开。“为人非常勤勉,经常看书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即使面对比较陌生的领域,也能很快进入状态。”刘士余身边的人这样评价他。

  刘士余与他的前任证监会主席肖钢似乎都共享了勤勉、爱读书的习惯。根据外媒报道,肖钢尽管从未在海外留过学,但肖钢曾经决定在中行非常关键的国际路演上用英语演讲,在办公室待到很晚阅读英文版金融书籍。与之相比,有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和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学习背景的刘士余,似乎不需要将过多的精力用到学习英文上。

  肯尼迪政府学院(KSG)不仅拥有大批的中国留学生,还与中国政府有多个合作项目。最著名的当数2001年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三方共同举办的“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该学院以培训政界人才而闻名国内,刘士余曾经参加学习的正是肯尼迪政府学院与中国政府的合作项目之一。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央行前任副行长的刘士余, 2013年起,条法司负责牵头起草《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他本人对互联网金融也有较深的研究,并积极推动指导意见的出台。这也是刘士余互联网金融界的“大家长”称号的来历。

  2014年2月,时任央行副行长的刘士余在《清华金融评论》发表《秉承包容与创新的理念,正确处理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的关系》一文,刘士余指出,机构法律定位不明,可能“越界” 触碰法律“底线”。互联网金融应该有两个法律上的“底线”:一个是不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另一个是不能非法集资。

  纵观2015年互联网金融P2P行业的发展,无论是e租宝、金赛银、MMM等平台引发的互联网金融地震,还是近日鑫琦资产嚣张跑路的“奇葩”事,刘士余早在两年前警示的互联网金融风险都很深刻。

  刘士余出任证监会主席后,已经在和证监会官员的讲话中提出三大要求。他指出,当前任务包括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引导资金入市。

  2月23日,作为证监会新任主席刘士余履新后的首个交易日,沪指上涨60余点,重新站上2900点。股市的表现反映出股民的心态,但比技术性反弹更艰巨的是真正管好资本市场。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除副主席姜洋外,新的证监会主席团队全部为“空降”新人,新团队将如何以更加科学合理的方式推进改革,备受各方关注。

  新任主席刘士余究竟懂不懂资本市场?这才是业内关心刘士余的核心所在。其实,从刘士余过往关于中国资本市场的言论中,可以洞察一二。2014年5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新国九条”)。“新国九条”出台后第二天,刘士余在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上将其称为3.0版本“国九条”,并指出,这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刘士余在论坛上表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多渠道推进股权融资,提高直接融资比例,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当中的原话,这也是对我们金融工作一个最底线的要求。“我理解的资本市场一个是要健康、一个是要全面、一个是要多层次。所以,纵观金融市场体系当中存在的诸类的问题,核心或者说解决这个问题的牛鼻子还是要把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发展起来。”早在2014年,时任央行副行长的刘士余便在一次内部演讲中阐述了其对于资本市场的看法。

  按照刘士余的观点,他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必须要有“航母”级投行作为支撑。“无论是保险行业、证券行业还是银行业,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没有几个支柱,在这个行业里没有靠得住的大型骨干,占有一定的市场集中度的,实践证明还是不行。”刘士余曾公开表示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中应当要有几家“航母”级的投行。

  如今距离刘士余所讨论的A股市场已经过了将近两年。“新主席上任最大的一个挑战,应该是如何向注册制过渡。”前投行人士、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黄建中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人大授权即将生效,下一步方案如何确定、改革如何推进,在二级市场依然不够稳固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

  除注册制外,另一个摆在一行三会面前的大变革是大金融监管的改革。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卜永祥撰文指出,为统筹协调货币政策、金融稳定、金融改革和金融监管,我国金融管理体制改革的基本方案应该是:撤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和外汇局,机构、业务、人员、服务,并入中央银行,建立单一金融管理体制。

  虽然上述仍停留在学术讨论中,但是2015年中国股市的剧烈震荡暴露出“一行三会”沟通和协调上的问题,在新的经济金融形势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或面临调整。

  2月25日,沪指再现千股跌停,跌幅逾6%。这已经是2016年两次熔断之后出现的第三次千股跌停。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刘士余还未出新招。但鉴于新主席从来没有证券市场职场经验的情况,可能会先沉下来研究市场,然后以自己的角度来看到中国股市症结,制定治理当前股市乱象的对策。